公开方式:主动公开 有效期:长期有效 公开时限:长期公开 公开范围:面向全社会 信息索取号:MB0440807/2020-722819

典型案例:这起商标侵权案件究竟谁是违法主体

来源:景德镇市市场监督管理局 发布时间:2020-11-30 17:45 访问量:

【案情简介】

2020年4月17日,某区市场监管局接到科勒公司委托广东华进律师事务所提交的投诉申请,称辖区某酒店的客房内使用了侵犯其“KOHLER”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卫浴产品。现场检查发现,该酒店客房中共安装了8套标注为“KOHLER”的卫浴产品,这些产品经科勒公司维权代理人现场辨认,均非科勒公司生产或者许可生产的商品。而这些假冒商品是由承揽该酒店客房装饰业务的某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装饰公司”)提供并安装的,因此该装饰公司涉嫌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经报局负责人批准立案,对本案展开调查。

【调查与处理】

经查,2019年初某酒店决定对5、10、 11、12、15、16六个楼层共83间客房进行局部装修,同年2月22日与某装饰公司签订了《建筑装饰工程合同》,约定装修工期为60天,自2019年2月25日开工,同年4月25日竣工。合同还约定,某装饰公司以包工包料的方式承揽装修业务,并由其负责拟定施工方案、制定《工程预算书 》,且按照工程预算价九折结算,材料费与劳务费打包,不单独分列款项,工程款分期支付:施工队进场,某酒店向某装饰公司先支付10%,进场后30天再支付30%,工程验收后支付40%,余款在此后的4个月内全部付清。至立案调查时,装修款早已结清。某装饰公司自主从网上采购了83套客房卫浴产品,其中8间豪华套房选购安装了标注有“KOHLER”商标的卫浴产品(台盆、水龙头、坐便器三件套),每套进价为 700元(台盆320元/个、坐便器280元/个、水龙头100元/个 ),支付价款5600元。购买时并未向商家索票索证,也无法提供购买 “KOHLER”卫浴产品的商铺、联系方式、支付凭证等关键信息,故无法证明产品的合法来源。经商标权利人辨认,上述标有“KOHLER”字样的卫浴产品非其生产或者许可生产,同时书面提供了同类正品的零售参考价,即8150元/套,分别是:台盆2090元/个、坐便器4120元/个 、水龙头1940元/个,同时还备注:科勒产品批发价通常为原价的4-5折”,由此计算上述8套侵权卫浴产品的货值为26080元。

某区市场监管局认为,当事人某装饰公司在承揽某酒店的装饰业务中采购并安装了侵犯“KOHLER”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卫浴产品,其行为构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三)项 “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所规定的商标侵权行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条第(二)款之规定,对当事人作出如下处罚:(1)责令立即停止侵权行为; (2)罚款人民币100000元。

【法律分析】

在本案的处理中,对“谁是商标侵权行为的责任主体”这一问题争议颇大。一种观点认为,本案的违法责任当在某酒店身上。因为某酒店是独立的经营主体,是其将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提供给了入住的消费者使用,而使消费者误认为所使用的产品为信誉高的注册商标产品,进而对酒店的形象、认可度等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因此,某酒店在经营过程中实施了侵权行为,并从侵权行为中受益。另一种观点认为,某装饰公司才是该商标侵权行为的责任主体。理由是:侵权产品与这家公司所承接的装饰工程是不可分割的,因为装饰工程是以包工包料的方式进行,也就是施工方既提供装饰材料又提供安装服务,而这个提供材料其实质就是将材料销售给了酒店,只不过这种行为与安装服务都融合进了整个装饰工程中。既然存在销售行为,那么销售的产品就应当合乎法律的规定,包括购进产品时履行必要的查验制度,尽到必要的注意义务 ,确保购进的产品有合法的来源,而在本案中作为材料提供方的某装饰公司却没能尽到这些责任,因此才不可避免地导致了商标侵权行为的发生。因此,某装饰公司理应对其提供侵权产品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针对以上分歧 ,不妨来思考这样两个问题:

第一,某酒店在本案中是否实施销售侵犯商标专用权商品行为。卫浴用品作为实物类商品,其销售行为实质是民法领域通过交易实现动产所有权的转移。某酒店在装修合同履行完毕后已经获得了涉案卫浴产品的所有权,并到案发之日,该所有权未发生转移,故认定其实施销售侵犯商标专用权商品行为从物权归属角度看无法成立。从其实际占有涉案商品,并加以使用的现实出发,应认定其为侵犯商标专用权商品的使用者,不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所规定的商标侵权行为。

第二,某装饰公司与侵权的卫浴产品是什么关系。通过分析案情不难发现,某装饰公司承揽了某酒店的室内装修业务,并且是以包工包料的方式提供服务。客房中的8套假冒“KOHLER”注册商标的卫浴产品就是由其购买后用于某酒店装修工程。工程完工交付后,涉案商品所有权就从某装饰公司转移至某酒店,其性质就是向某酒店销售了这批商品,只不过这种销售行为不像普通销售行为那么明显 ,而是隐藏在服务合同中的商品买卖行为。

厘清了上述两个问题,究竟谁是本案侵权行为的责任主体也就水落石出了。所以,此案经过集体讨论后,最终认定某装饰公司为违法主体。

【典型意义】

一般情况下,商标侵权行为的主体是不难辨认的,比如:擅自在自己生产的产品上使用他人注册商标的生产者,擅自在自己销售的商品上标注他人注册商标的销售者,销售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销售者,以及擅自将他人的注册商标用于商业宣传活动的经营者,这些商标侵权行为与侵权主体的联系都很直接,也很单纯,一眼就能识别。但有些商标侵权行为的主体就不那么明显了,他们往往隐藏在一些较为复杂的经营活动之中,而在这些经营活动中又存在多个似是而非的主体,这时候就需要透过繁复的表象,从商标侵权行为的本质特征上加以把握。通过熟读《商标法》及其《实施条例》,掌握商标侵权行为的内涵及其多种表现形式,以便更全面地了解新时代下形态各异的商标侵权行为的面貌,从而更深入地透视这些林林总总行为背后的特质。执法人员只有在心中建立起了有关商标侵权行为的知识体系,才能从纷繁复杂、波谲云诡的违法现象中识别出真正的商标侵权行为来。

同时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布,于今年6月17日生效的《商标侵权判断标准》对于厘清商标侵权行为的涵盖范围具有很好地指导意义。该标准顺应发展形势,非常详细地解读了商标法及其实施条例对商标侵权行为的规定,对实践中认定商标侵权行为尤其是一些新出现的或者表现特殊的情形大有裨益。比如本案所涉的商标侵权行为就在该法中的第二十五条做了规定:“在包工包料的加工承揽经营活动中,承揽人使用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属于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三项规定的商标侵权行为。”由于这起案件的查办是在今年的4月间,当时标准尚未生效,而今翻开它来,一切关于违法主体的争论都可就此停息。


相关文档:
相关附件: